《莲花楼》王鹤润:童星出道,曾濒临失业,身为学霸有颜值有演技

《莲花楼》王鹤润:童星出道,曾濒临失业,身为学霸有颜值有演技

电视剧《莲花楼》里最精彩的女性角色非角丽谯莫属。妩媚妖娆,霸道蛮横,诡计多端,杀人如麻,阴狠毒辣,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也有着

电视剧《莲花楼》里最精彩的女性角色非角丽谯莫属。

妩媚妖娆,霸道蛮横,诡计多端,杀人如麻,阴狠毒辣,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也有着致命的危险性。

毋庸置疑的说,角丽谯可谓是全剧武力值最强的女人,只要她想,她是能成为李莲花最强悍的敌人的。

可惜,本能成事业批的她却做了恋爱脑。角丽谯有软肋——笛飞声,那个一心只想和李莲花一较高下夺取天下第一的男人。

角丽谯、笛飞声、李莲花三者之间仿佛是她爱他,他爱他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而显然,角丽谯是绝对的小丑,没有人和她互动,她在唱着独角戏。

从始至终,都是她一个人,一个人强取豪夺,一个人疯狂嫉妒,一个人歇斯底里,一个人自取灭亡,一个人香消玉殒。

刚开始对她还是有点同情的,爱而不得,一片痴情,忠心耿耿,倾其所有,一心想让笛飞声称霸江湖,为他打江山,苦等十年也等不来笛飞声的哪怕一句回应。

角丽谯被忽视得很彻底,在别人面前是唯我独尊的存在,她在笛飞声面前却毫无存在感。

某种程度上,她和笛飞声都有着很深的执念,笛飞声执着于与李莲花比武,角丽谯执着于笛飞声这个人,但是他们达到目的的方式手段却截然不同。

笛飞声是千方百计想医好李莲花然后与其堂堂正正一较高下,而角丽谯呢,心思不正,尽使些下三滥的手段和见不得人的招数,不惜背地里算计笛飞声想牢牢掌控他。

两个人三观完全不一样,怪不得笛飞声说角丽谯永远不懂他,他们注定是走不到一起的两个人。

角丽谯看不透也不想看懂笛飞声,而笛飞声却读懂了她,她有小聪明但却没有大格局,注定成不了事,多行不义必自毙。

自食其果之后,角丽谯逐渐疯魔,内在的癫狂和野心人尽皆知之后,我就对她没有同情了。

因为笛飞声顺手救了她,她就决心以身相许,报答他,她把这种情愫称其为爱。

这简直是对“爱”的玷污和亵渎,她这根本就不是爱,她想要的是把笛飞声捆绑在身边,控制他,只是假以爱之名所实施的绑架。

连冷面冰山的笛飞声都比她懂得爱,角丽谯口口声声说爱他,却对他没有尊重,也不曾试图去真正了解他,而是绞杀了他的自由,限制了他的独立性。

她所理解的爱是征服,要么被他征服,要么去征服他。角丽谯本就是毫无底线的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从头到尾,她都是无比自私且贪婪的一个人。

而角丽谯最后也自食其果,让笛飞声破了例,成为了他不杀女人原则的唯一例外,婚礼成了葬礼,礼服成了丧服,红布成了棺材。

毁掉她的不是李莲花,不是笛飞声,而是她自己,是她可憎的本性。不过虽然她十分暗黑,也得到了不少人的喜欢。

为什么角丽谯有魅力,因为不管在感情上还是在事业上,她都有绝对的野心,敢于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甚至不择手段。

从始至终,她都很爱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她不如意那别人就别想消停,完全不顾及他人死活。

除此之外,演员的演绎也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有一说一,如果换一个人来演肯定会被骂死,但王鹤润颜值和演技都可圈可点,某种程度上拯救了这个稍微扁平化的角色,让她多了许多面向。

更让人倍感惊喜的是,考古了王鹤润,没想到她演了许多精彩的角色。《欢颜》里的火车女人;

《玫瑰之战》里的叶勤勤;

《刘墉追案》里的秋梦南;

《平凡的荣耀》里的李诗妍;

《金枝玉叶》《延禧攻略》里的昭华公主;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闻染;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的盛华兰;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里的金陵;

《如懿传》里的柔淑长公主;

《扶摇》里的佛莲;

《一路繁花相送》里的少年辛辰;

《艳骨》里的静姝;

《谁的青春不迷茫》里的陆田甜……

这个29岁的女演员了不得,可塑性有一手,俨然是剧抛脸的存在。

来自辽宁省沈阳市,在父母给予的良好基因下,王鹤润从小美到大,同时在父母的悉心培养和严苛教育下,她不仅能歌善舞,通晓不少乐器,还学习了小品表演、讲相声、打快板。

严格说来,她其实是童星而且还是谐星出道,6岁,王鹤润参加了全国首个少儿脱口秀节目《逗秀场》,和李咏演过小品,也和鞠萍、董浩一起主持过节目。

一直到12岁,她都干着上台演小品、讲相声的“老本行”。也难怪后来参加喜剧节目《笑起来真好看》,她还被沈腾夸奖是个能演喜剧的好苗子。

现在想来,说学逗唱的童子功成为了王鹤润想做演员的源动力——从小她就立志未来要做一名演员了。但父母是明令禁止的,他们希望女儿好好学习走大多数人走的路,让她上了普通高中。

“我现在都依然后悔,22岁时才出道拍了第一部戏。”

王鹤润没死心,她一直暗暗跟自己较劲儿,文化和艺术修习双轨进行,高三,她就跟父母挑明了,代价是她放弃了中国政法大学的保送机会。

她想的是“不破不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只有背水一战,不给自己留退路才有出路:

“我就是这样的性格,不放弃一个,怎么能拥有别的?”

这是王鹤润第一次对父母反抗并且赢得了胜利,事实证明,强者才有话语权——王鹤润高考拿下了603分的好成绩。

最后,她以文科艺术类第一名的成绩就读了中国传媒大学的文艺编导专业,这是王鹤润和父母相互妥协的结果,他们都给彼此留了后路。

殊途同归,成了中传校花的王鹤润拿出自己学霸的劲头学习,一边旁听表演课,一边参加话剧和音乐剧的演出,大二便有了出演电影《谁的青春不迷茫》的机会。

也因此,她与父母有了第二次反抗,为了角色,她剪了光头,而在此之前,5岁以后,她的齐腰长发就没动过了。这个决定不是那么轻易能下的,那会儿王鹤润还是个乳臭未干的新人。

甚至她还反复剃了光头,因为光头形象不仅表演的时候要用,而且路演宣传的时候也要用。当然表演效果不错,让人眼前一亮,但因此,王鹤润丧失了许多表演机会。

那段时间,她吃了不少闭门羹,每每试镜,都被以“头发太短,和角色不搭”回绝了她,前后流失了算下来多达41个机会,不少还是早前就已预订好的角色。

但有舍有得,没有舍就不会有得,让一个角色得到了升华想来也值得,王鹤润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她一向是个很有进取心的完美主义者,只要开了头就一定要做到最好,开弓没有回头箭,重来一次,她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其实王鹤润有自己的竞争优势,演艺圈里的人有的她有,别人没有的她也有。

“好演员首先应该是一个有健全三观的善良的人,其次应该有丰富的想象力,坚定的信念感,孩子般的内心,猎奇的心理和超强的感受力,最后就是需要很好的文化素养来培养超强的理解力。”

看她对好演员的理解就可见一斑了。

一直以来,她都以学霸思维去表演,这是靠她庞大的阅片量和阅读量来支撑的,而且她所学的编导专业也有着锦上添花的作用。

编导专业需要大量看电影写影评,这让她更能从导演或编剧的视角,比较全局来分析角色,因此,她对角色的理解能同时兼顾深刻性和准确性。

了解甲方也了解乙方,知道自己能提供什么也知道对方需要什么,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也成为了她试镜无往不利的法宝。

《长安十二时辰》的闻染是王鹤润试镜争取来的,她的与众不同是,看过原著并且对其情有独钟,能说出许多细节和过场人物,同时对角色的理解全面也到位,而且之前的光头形象也向导演证明了她身上有闻染有的倔劲儿。

22岁年纪最小的她能出演《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全剧最大的大姐——端庄稳重的盛华兰,也是因为导演看到了王鹤润身上腹有诗书气质华的书卷气和读书带来的淡然和沉着。

不过,王鹤润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她几乎一度濒临失业。出道以来,她都是连轴转地拍戏,根本停不下来,但影视寒冬期让她接下的三部戏都开不了机。

不上不下,不是新人、不是戏骨、不是流量明星,王鹤润的处境很尴尬,在自己30平方米的开间,她被迫进入了待业期。

这是猝不及防的,一向要强的她陷入了焦虑,那段时间,她一边看着《扶摇》播出期间咒骂自己的弹幕,一边看着哪个演员又进组了的讯息,陷入了深深的无助当中。

怕被朋友问近况,她拒绝了大部分的聚餐邀请,父母打电话来问候,她更是脾气一点就着,雪上加霜的是,和前公司解约后,身上背着外债的她经济压力更大了。

什么都掌控不了,这让一向追求完美的王鹤润无所适从,她开始了压力性进食,每天在家狂吃,一边控制不了暴食,一边不能忍受长胖,她还得抠吐。

反复折腾自己,王鹤润患上了反流性食管炎,一周胖了十多斤,生理期停了4个月。

如果她一直这样下去就真的会一把好牌打糊了,好在她及时“悬崖勒马”了,整装待发,她一边主动积极去试戏,一边看人物传记让自己平静下来。

花了将近半年的时间,王鹤润才冲破失业的僵局,挽回了颓势。这段经历给了她极大的危机感,让她更卷更拼了,也让她更落地了。

像她说的,四分靠天赋,六分靠努力,没有困难的时候也会给自己设置困难,逼自己去开辟少有人走的独木桥,突破自己、挑战极限,让自己能风雨不动安如山。

王鹤润的野心、冲劲儿、意志力都逼迫她不断离开舒适区,因为求变方能求稳。

躲在一个小小的避难所里是能临时避雨,但暴风雨却不会停止,与其逃避不如直面,去征服暴风雨。——原创不易,敬请点赞关注——

TAG:王鹤润,沈腾,田甜,演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